• 昔日電影院 今日藏書樓

    2021-07-23 11:57:41

    編者按  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和產業結構的調整升級,令許多老房子失去了原有用途。隨著人們保護歷史文化的意識不斷增強,越來越多的老房子經過重新設計改造,煥發了新生。不過,不同類型的老房子有著不同的發展方向,是保留還是拆除?是延續還是創新?新與舊的交替又該如何達到平衡?每一棟被設計師巧妙改造、華麗轉身的老房子身上,都記錄著城市延續的故事。

    ■劉芳芳/文  龐越峰/攝

    炎炎夏日中想要覓得一清涼,除了各類咖啡館,北京市西城區的紅樓公共藏書樓也是一個“網紅”打卡地。從北京地鐵4號線西四站出來,沿著西四南大街向南走不遠,就能看到它的身影。

    紅樓電影院始建于上世紀30年代,原為紅樓球社,1945年改為紅樓電影院。紅樓電影院是北京市第一家寬熒幕立體影院、第一家“無障礙影院”,也是當時眾多最新中外影片首輪放映的最佳影院之一。1956年實行公私合營后,紅樓電影院成為北京市西城區重要的文化設施。對于很多工作生活在北京人們來說,這座有著70多年歷史的老影院,承載著難以磨滅的文化記憶。

    直到2012年,因為建筑破損老舊存在安全隱患,內部構造與設施無法滿足公眾觀影要求,紅樓電影院停止了放映。不過,紅樓電影院的“謝幕”時間并沒有太長。自2014年起,北京市西城區開始謀劃對紅樓電影院進行改造提升,歷時4年,終于在2018年以公共藏書樓的“官方定位”回歸大眾視野。

    所謂藏書樓,是中國古代供藏書和閱覽圖書用的建筑。我國最早的藏書建筑出現在宮廷里,如漢朝的天祿閣、石渠閣等。唐宋以后,隨著造紙術的普及和印本書的推廣,書籍開始普及,私家藏書與官藏并駕齊驅,明清時期達到了鼎盛時期。紅樓藏書樓則是在傳承中國傳統藏書文化的基礎上,順應時代發展和人民群眾文化需求而打造的一個全新的公共文化服務場所,也因此,其自身的定位是“復合型公共文化服務設施”。

    從外觀來看,原有老建筑的主體結構被完整地保留了下來。進門后順著閱讀長廊一直前行,就能進入到由原來電影院的空間改造而成的藏書與閱讀場所,中間區域擺放了幾排讀書桌,原有的觀影階梯被創造性地改造成了觀眾閱讀區,能讓來訪者體會到了強烈的空間感。此外,藏書樓內還有著一個設計師特意保留的紅樓電影院主體建筑的原始外立面。行走其中,流動且富有變化的歷史年代感撲面而來。

    北京市西城區文化委員會產業科科長張元嶺表示,紅樓藏書樓的核心理念是眾藏、共閱、分享,西城區文化委員會希望開辟的這個復合型閱讀空間能夠集私人藏書樓、公共圖書館、實體書店功能于一身。

    紅樓公共藏書樓的入藏圖書方式分為捐贈、托管和合作三種。捐贈是指依照《圖書館法》,由西城圖書館接受捐贈或委托藏書樓保管運行,供讀者借閱,捐贈的圖書至少會在藏書樓放置5年,然后視情況永久入藏書籍或調撥其他公共圖書館。托管是指圖書所有人將書籍存放在藏書樓,所有權還屬于托管者,但可以供公眾借覽,一期以5年為限,5年期滿后根據托管者意愿可延期托管、永久托管或轉捐贈。合作是指與出版發行機構合作,為藏書樓提供新書。這部分圖書既可借閱也可購買。讀者可通過借閱、購買方式累積信用積分,享受免押金借閱福利。志愿者也可通過提供志愿服務換取積分的方式取得借閱權利。

    2018年4月紅樓公共藏書樓開始接受入藏,其中不乏知名學者和文化研究人員的珍藏。包括李四光外孫女鄒宗平、載濤之子金從政、沈家本曾孫沈厚鐸、吳祖光女兒吳霜,以及梁思成的學生、著名建筑考古學專家楊鴻勛等。楊鴻勛所捐贈的書籍還特意掛牌為“楊鴻勛書屋”。

    在業內人士看來,藏書樓與其中所藏古籍本應是一個整體,但是目前名副其實的藏書樓已經很少了。書無所存,盛景不復,此地只余空空的老建筑,這也是大多數藏書樓的真實困境。

    如今經過紅樓公共藏書樓的盤活,很多沉睡于民間的個人藏書重新進入社會流通,這也激活了藏書背后蘊含的人文價值。紅樓公共藏書樓吸引了源源不斷的觀眾、讀者前來進行體驗,已經成為了北京的“網紅”打卡地。

    1627012510(1).png

    1627012528(1).png

    1627012545(1).png

    責編:劉璇 姜辰雨

    校對:和新龍

    監審:韓鳳鳳


    香港台湾经典三级A视频